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51签证网 > 留学 > 德国留学 > 留学生活

李辉:听黄苗子谈民国人物

日期:2018-08-20 来源:

  我一听邹韬奋,我很兴奋,我说我看过他很多很多书。他说你交给我吧。我给了他两幅画,他写了一封介绍信,就寄到《生活》周刊了。头一次在上海投稿,就是发表在《生活》周刊上。

  沈怡是学水利工程、土木工程的。他原来就是上海工务局局长,现在是临时办事处主任。没事时就跟我闲聊。他谈到当年跟徐悲鸿怎么认识的。沈怡是留德的。他告诉我,现在民气已经很差了。

  他说当我们在德国的时候,我们对国家的爱是相当深的,所有留学生都是想把国家搞好,将来回去怎么报效国家。当时有一个留学生叫王光祁,他在德国是搞音乐的,他是少年中国会的会长,在他的组织下,当时各党各派凡是有点影响的,都参加过少年中国会。

  据我知道的就有毛泽东等人。沈怡的这些话对我很新鲜,我真是对他很崇拜。后来沈怡当了市长,好多事情都找我。抗战胜利后他是第一任南京市长。

  不久,凇沪战争结束,我跟着吴铁城去苏州,我刚好跟着他去。在火车上吃早餐,送一个煎蛋给我。我不知道怎么吃煎蛋。我旁边有个英文秘书,张老头,他说,把边上全切了,一刀送进去。

  当时公祭场面很大,孔祥熙、陈铭枢、蔡廷锴、蒋光鼐都去了。我最熟的一个参谋长,叫黄强,还专门给我介绍。孔祥熙在苏州火车站旁边的石家饭店请吴铁城吃饭,吃兔肺。一种鱼的肺。

  我看到材料说是吴铁城去和日本人签停战协议,说他挨打了,是吗?

  这个我记不起来了。当时受到抨击,也有人觉得没有办法。吴铁城在上海也做了一些工作,当时市政府是在龙华,先在租界里面,后来他借凇沪抗战结束的机会,跟蒋介石要钱。找了一个朋友,也是个大建筑师,叫董大猷,设计整个江湾。

  原来现在的江湾体育场还是当时修的。

  市政府非常漂亮,每一个局部有它的单独建筑。他还是根据孙中山的计划,大上海就突破租界的包围。而且这个人还是有能力,不像现在一些官僚。

  我在租界住在张光宇家里,一早出门打个出租车,回到江湾上班。半路上出事情了。日本兵拦住我:干什么的?我说我是复旦大学学生,我现在上学。他一看,说,走吧。我马上回去打电话给吴铁城,他马上调兵遣将,怕江湾遇到麻烦,结果没事。

  日本人走了,学生就闹事了。过了几天就来请愿。我一看情况不妙,就赶紧给吴铁城打电话,吴说,你先给总务科科长李大超(也是广东人)打电话,叫他准备五六卡车面包,从租界运到市政府门口,来一个学生,派一份早餐。学生来了,肚子正饿着,发了一个面包,气就消了。

  吴铁城自己也提早赶来了,他对学生们说:如果愿意,大家可以派个代表谈谈。果然,谈了后学生就散了。他是有这一两下子的。

  这时他与蒋的关系还算密切吧?他还是听蒋介石的吧。

  那时吴铁城是绝对听蒋的。在市政府,有几个比较突出的事情。一个是“七君子事件”。我睡觉睡得模模糊糊,电报室的一个同事,现在和我还有来往,他找到我,说是要紧事情,南京密电。要紧的事情,是不能拆的。那时候吴铁城的电报都是由我来负责。说我们把他们抓起来了,现在接到苏州。

  黄苗子的父母。父亲与吴铁城同为香山人,是兄弟

  吴铁城紧张得要命,因为好多都是熟人朋友。沈钧儒跟他很熟,邹韬奋也是。各方面的救助工作都是我经手的。后来从上海接到南京都经过我的。

  第二件就是忽然之间接到一封信,加急的挂号信,打开一看,吓我一跳,是张学良从西安来的,说:“铁城兄,我这次的事情是万不得已了,上海是个金融重镇,而且影响全世界,弟毋请吴兄一定要把这个世面稳定下来。同时南京方面如不谅解,我也没有办法。你如果能够说服说服他们,那我也欢迎。但我志已定。”

  绑架后马上发的电报,是租界的一个秘密电台。我急得赶紧回去,查到底是租界哪个电台发出的,很紧张。他跟张学良有密码,拼命劝他。同时他要亲自去南京,已经关照我们准备好了,包专车下午去南京。

  结果南京来了一个电报:上海那么重要,你千万不要动,不能来南京。他碰了一鼻子灰,没办法,只好呆在上海。然后在上海才摸清何应钦和宋子文两方面的情况。我在上海市政府就经历过这么几件大事。

  记得我到江湾以前,当过上海市警备司令部的少尉股员,吴铁城让我去管那个印。去了两三个月,结果有人来了我就走了。第二次派我到公安局,时间很长。因为公安局长以前是蒋介石自己派,后来吴铁城力争,推荐自己的学生来做。

  吴铁城比蒋介石还早办讲武堂,孙中山底下的一个讲武堂,黄埔军校第一、第二期一直到第三期,都是讲武堂的学生拨过去的。他有几个讲武堂的学生比较有名,有一个给他当过秘书,叫关巩,就是他当年从旅馆把我接到办事处去。吴铁城在上海发大财的时候,跟杜月笙合作卖鸦片。这件事蒋介石可能知道,也可能不知道。

  那时我还没进市政府,我除了公安局的工资以外,无缘无故多加了一百块。我刚刚到上海办事处时,我没钱,在他的桌子旁边寻来寻去,他问我干嘛?我说我没钱。他就下个张条子:支黄祖耀××钱。一般是六十块,有时四十块。你要多少?我有时说四十块,有时说五十块。

  后来到了公安局,有了正式的收入,差不多八十多块,再加一百块。还有,他的学生好几个都是中国地界的公安分局局长,他们经常问我,要不要钱,然后支我几百块钱。所以我很阔。

  我到公安局就是因为吴铁城要积蓄,派我去找他。他的学生叫温鸿恩,海南人,当局长。温鸿恩不懂公安的东西,是外行,吴铁城利用他的外行,把他的秘书孙璞派去。孙璞是广东中山人,也是他的学生,以前跟孙中山的,所以跟吴铁城的关系特别好,吴铁城一当市长时就把他弄到市政府当秘书长,然后把他派去到公安局当秘书长。

  我没地方住,就叫我住在他家里。我最初住在公安局,后来住在他家里。我天天晚上陪着他,他抽鸦片,跟我谈历史,谈文学,谈掌故,我的刚出版的六本书好多是受他的影响,我的旧文学也是受他的影响。

  大概两三年以后,公安局长温鸿恩病死了,蒋介石要派公安局长来,后来还是考虑要给吴铁城面子,派蔡进军,也算是吴铁城的学生,但比温鸿恩的关系差点,他好像是蓝衣社的。吴铁城不太敢相信他,孙璞还是当秘书长。我因为孙璞的关系与柳亚子来往。柳亚子的南社纪念会,我还是会员。

  救廖承志时,柳亚子找我没找着,就找孙璞。何香凝、宋庆龄她们就找到吴铁城。廖承志被关在公安局关了一个礼拜。大家都很急,吴铁城也急。最后在半夜保释。我有事在外头,突然之间吴铁城、孙璞把他释放了。

  抗日战争初期的廖承志

  八十年代丁聪与廖承志在一起

  柳亚子白天派人打电话给我,他找不着孙璞,我找得着。何香凝、宋庆龄老早就找到吴铁城的家里,拉着他出来要他保,结果我回来的晚一点。还好,四五点多钟,一回去一看,把我吓一跳,正在找我盖印呢,要是我一晚上不回来就惨了,这些人肯定暴跳如雷了。

  孙璞当时在公安局当秘书长,权威大得很,有点像杨永泰在当剿匪司令部的秘书长一样,所有的区长不怕俞鸿钧都怕他,因为这些东西他最熟悉了。他离开不久后我就离开了。

  那时候吴铁城卖鸦片,跟杜月笙、俞鸿钧都有份。南市的区长是吴铁城最得意的学生,讲武堂第一届的学员关巩,就在他的区里头弄鸦片。吴铁城的秘书叫黄剑芬,也是中山人,他跟着吴铁城到东北,翻译电报等都是他干的。比我大一两岁。他带着手枪,跟俞鸿钧的秘书几个人半夜去巡夜一番,他们也有股份,不能让杜月笙一个人拿了。

  这事情大概闹了一、两年,蒋介石突然下命令要追查,把关巩关起来了,差一点把关巩枪毙。抗日战争时,我在重庆碰到关巩时,他已是蒋委员长的参事,一个中等军官。

  事情一发生,黄剑芬就着急了,他请求到英国去读书,吴铁城批准了。于是就缺一个人,大概三五个月以后,孙璞已经回到市政府当秘书长,就跟吴铁城讲,黄祖耀现在没事干。吴铁城说,那把他找来,然后我接黄剑芬的工作。两年后当了秘书。后来,俞鸿钧还写了四五个报告,要推荐我当财政厅厅长。

  孔祥熙最有意思,当时他任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,有一天他来过市政府,是夏天,我记得他穿一件很薄的官衫长衫。他不常去,他的二小姐孔令仪替他去,带一车保镖,替他办公。

  后来闯了个大祸,蒋介石踢了孔令仪一脚。

  孙中山抓贪污,头一个把宋子文捆起来了。孙中山那时逃到韶关去,宋子文当时是韶关的一个税务局长,孙中山那时老催钱,没钱怎么办。宋子文就不给,孙中山一查,宋子文有贪污行为,他也不告诉宋庆龄,那时孙璞在他手下当秘书,一个条子下来,把宋子文关了起来。后来查清楚。

  吴铁城后来的事情,我们下次再谈。

  006124c4dc4a4725e49f3dfde651dd95

  0071ee3ce33c8061cf5f7ad6335833e9

  00|445b65c67db804c4430408ca4ab3fd5f

  00|4ecdf3a990a286c3af49a544e93301f3

本文地址:51签证网http://www.51qianzheng.cn/liuxue/deguo/shenghuo/201808/464858/

转载请注明出处

上一篇:装修师傅首选洗碗机炉头全新出售
下一篇:BreaMall旁边,近CSUF

相关阅读

最新